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代写英文论文代写英文论文

日期:2018-11-30 10:54

2016年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 笔者在孟子故里邹城面向社会大众解读《孟子·滕文公篇》。期间, 承蒙孟子研究专家刘培桂、殷延禄先生引领, 曾到滕州 (旧称滕县) 姜屯镇拜谒滕国故城文王古台, 并收到当地文化学者何锡涛惠赠的《滕国风物》一书。近日探寻滕文公在孟子解释史中的影响问题, 倍感资料奇缺。《滕国风物》所录明代岭南思想家湛若水 (1466—1560) 的《吊文公词并序》 (1) (特殊情形之外, 以下统称《吊文公词》) , 是异常重要的史料。 (2) 依据惯例, 《吊文公词》最有可能的文献来源是滕县地方志。

登录中山大学图书馆网页, 得知《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收有据日本尊经阁文库藏明万历十三年 (1585) 刻本影印的《[万历]滕县志》。经检阅, 《[万历]滕县志》卷4《祠祀志》“滕文公祠”条载有双行小字竖排的湛若水此文。现加标点符号, 过录如下:

明尚书湛若水《吊文公词》自序曰:昔吾友丹山赵地曹善鸣过滕县, 慨滕文公故国旧迹无有存者, 志兴废而未能以书, 请予表之。越二年, 嘉靖丁酉春, 予考绩之北, 过其境, 问其墓则曰志失其传, 问其祠则曰图构未遑, 为之徘徊叹息久之。伟文公之志, 闵其不就, 遂作词吊之。适督学王君道思巡历于此, 并以告之, 庶其作兴焉。词曰:当战国之末裔, 风靡靡而波荡。千乘而君, 万乘而王, 仁义为迂, 功利为长, 天德亡而王道丧矣。有滕国文公者, 以蕞尔之壤、挺然之身, 独当仁而不让。闻性善之指, 庶几乎天德可弘;学校、井田之制, 庶几乎王道可兴;一时闻风者, 莫不悦服而愿为之氓, 庶几乎王业可成。然而未能以遂然者, 其天命之凝耶?人将恶其厉己而害其能耶?抑行之未至于高大光明耶?将时势之未易以乘与?知孟氏王佐之才, 而不能举国听焉, 何也?然事虽不就, 千百年之下, 凛乎若生, 真千古旷世之豪杰, 万古王者之师承也已。余入斯境, 履地怀贤。战国之君, 惟公一人!独彷徨而咨访, 慨墓祠之不存, 安得不动千古之太息而为之潸然! (1)

《滕县志》代有修葺。笔者见到的版本有二:一是前述的8卷本《[万历]滕县志》。它是现存最早的《滕县志》, 亦是古代县志的上乘之作, 我们据此过录《吊文公词》。二是1717年成书的10卷本《滕县志 (康熙五十六年) 》, 原版现藏上海图书馆。 (2)

两版对勘, 仅有细微差异。其一, 康熙版将《吊文公词》单列成条, 题作《吊文公词 (并序) 》, 署名“明尚书湛若水 (甘泉) ”, 置于《滕县志 (康熙五十六年) 》卷9《艺文》 (3) 。其二, 康熙版不同于万历版的文字有四处:“慨滕文公故国旧迹无有存者”之“滕”, 康熙版无此字;“庶几乎天德可弘”之“弘”, 康熙版作“宏”;“将时势之未易以乘与”之“与”, 康熙版作“欤”;“千百年之下”之“年”, 康熙版作“世”。

所谓“越二年, 嘉靖丁酉春, 予考绩之北, 过其境……”, 表明湛若水因北上考绩之故, 曾于嘉靖十六年丁酉 (1537) 途经滕县, 并写下《吊文公词》。查黎业明撰著的《湛若水年谱》, 湛若水写有《谒孟子祠文》, 其小序云:“维嘉靖丁酉三月旦, 南京吏部尚书湛若水将赴上都, 经过趋谒于先师邹国亚圣孟夫子庙庭之下。” (4) 黎著“嘉靖十六年丁酉 (1537) , 七十二岁”条记述传主这次鲁南乃至山东之行, 仅此一则。这说明《吊文公词》有必要引起湛若水研究者的关注:一是充传主行状之实, 二是补《泉翁大全集》《甘泉先生续编大全》之缺。但是, 《吊文公词》何以失收, 不必做过深的揣测。盖因佚文本是常见之事, 所谓全集极少是名副其实的。据悉上海古籍出版社近期拟出版由广东学者点校的《湛若水全集》, 《吊文公词》的文献学价值是自不待言的。

《吊文公词》既有填补湛若水研究资料之空白的文献学价值, 更因其罕见地高度评价滕文公而饱含思想史价值。众所周知, 滕文公是《孟子》中的主要人物之一。另一个习焉不察的事实是:从孟子解释史的角度看, 人们对于滕文公的恶评、嘉奖并不多见, 滕文公成了可有可无、名存实亡的过客。滕文公真的不重要吗?历史学家班固 (32—92) 编制《汉书·古今人表》, 梁惠王、齐宣王位列第六等 (中下) , 而滕文公位列第三等 (上下智人) (5) 。笔者读《孟子》, 无数次深切地感到:如果不是滕文公, 孟子的思想主张与淑世情怀, 在其有生之年, 恐怕连一次实践的机会都未必会有;正因有了滕文公, 孟子的王道理念与仁政理想, 在其有生之年, 得以成就一次真正的政治伦理实践 (6) 。寡闻所及, 湛若水以“战国之君, 惟公一人”与赵佑 (1727—1800) 以“周末第一有志向善之贤君” (7) 相赠滕文公, 虽有夸大其词之嫌, 却是班固千年难遇的真知音。

接受面相对广泛的孟子解释史能够朗现思想史价值, 接受面较为狭小的地方文化史同样可以显豁思想史价值。孟子解释史不重视滕文公, 滕县的地方文化史是例外吗?尽管《吊文公词》从一个侧面给了出答案, 但为了更全面地了解这一问题, 现将《[万历]滕县志》“滕文公祠”条的全文分成三段, 并过录如下 (“……”代表《吊文公词》, 括弧内的文字原为双行小字竖排) :

本性善书院, 建始元延祐间, 用御史任居敬言, 改筑列于学宫。元末, 毁于兵, 而比丘尼因改筑为庵以居之。国朝成化知县马文盛始复为书院。前殿三楹祀孟子, 乐正子、万章配。后更为殿三楹以祀文公, 然友、毕战配;两庑各三楹, 左祀名宦奚仲、知州薛原义、知县罗斐、县丞顾俊、归需、教谕项堙, 右祀乡贤叔孙通、李泂、陆弘、李稷、寒朗、杜玧、曹褒、王嘉宾、李元。其后, 前殿与两庑俱圯, 而孟子亦废不祠;于后殿为三壇共宇, 中祀文公, 而左、右祀名宦、乡贤, 岁随春秋上丁祭先师毕乃祭, 祭用帛一, 爵三, 铏二, 簠、簋各一, 籩、豆各六。旧门在庠门内西向其后。万历三年知县杜济时更为二门、大门, 各三间丹其壁, 则直为文公祠, 而书院之名废。

(……训导丁鸣春谒祠诗云:“扰扰群雄事战争, 独谈仁义不谈兵。凭凌齐楚今何在, 赢得长存善国名。”右一。“为尧为舜性中天, 一见闻之即了然。制定三年成孝道, 不虚亚圣此真传。”右二。“阡陌开来逐利先, 谁能善国重民天。卓然远识惟公在, 慕 (1) 古殷勤问井田。”右三。“堂堂祠宇傍宫墙, 对越荣瞻俎豆光。学校井田垂世范, 千年遗爱并甘棠。”右四。)

余按:书院之设, 本以祠孟子而教邑子弟。后增祠文公, 而乃附名宦、乡贤于中寝, 失其书院之义矣。其后废孟子, 专祀文公。文公俨然南面殿上, 而名宦、乡贤列两庑, 与文公非有君臣之义、师生之分者也。后两庑废, 而升名宦、乡贤于文公共宇三壇, 并南面似矣。然奚仲始封于薛者, 事禹, 始造车利用, 万世赖之, 亦一作者之圣。在文公所当严事, 乃犹称车服大夫, 为其车服耶?滕不得独祀于名宦, 为其封于薛故, 奈何贬其侯爵, 诎于文公之下?是使文公之灵不妥, 而奚公为不享也。至于仲虺, 则奚仲之后, 为薛人。以其嗣封于薛, 当与奚仲并列名宦;以其相汤之故, 犹当首乡贤。奈之何弃而不祀?愚意名宦、乡贤当列戟门外东西向, 使得从先师以为荣, 而奚仲、仲虺、文公共为一祠, 别祀之, 似于礼为宜。姑记于此, 俟议礼者采之。 (2)

以上引文的第一段文字叙述了滕文公祠的由来。滕文公祠的所在地, 最先是元代延祐年间 (1314—1320) 始建的性善书院 (以下称作孟子书院) 。四五十年后, 书院毁于元末兵燹。原址后来改建成尼姑庵, 达数十年之久。明代成化年间 (1465—1487) , 书院得以恢复。所谓“后更为殿三楹以祀文公”以及“其后, 前殿与两庑俱圯, 而孟子亦废不祠”, 据《吊文公词》说的“问其墓则曰志失其传, 问其祠则曰图构未遑”, 必然是1537年后的事。创建滕文公祠的具体时间已难确考, 但《吊文公词》所起的作用不可低估, 甚至是至关重要的。令湛若水始料未及的是, 万历三年 (1575) “直为文公祠, 而书院之名废”, 孟子书院被滕文公祠彻底取代。

以上引文的第三段文字反思了滕文公祠的做法。《[万历]滕县志》卷1题下标识“邑人王元宾撰次” (3) ;其他各卷虽无这一标识, 只是循例承前省略。所谓“余按”, 即是该书实际作者王元宾 (生卒年不详) 的思考:其一, 把滕文公祠建在书院之内, 最终又取而代之, 架空了书院的教化功能;其二, 列于两庑的名宦、乡贤, 与滕文公既无君臣之义、又无师生之分, 有失祭祀之体统。王元宾主张另建一祠祭祀滕文公等人, 言外之意是恢复专祀孟子的书院。从1575年“直为文公祠”到1585年《[万历]滕县志》成书的短短十年之间, 就有王元宾这类地方贤达反思滕文公祠的做法, 并把它写进县志, 这是发人深省的。

孟子书院→孟子书院、滕文公祠并存→滕文公祠, 此乃《[万历]滕县志》“滕文公祠”条勾勒的基本史实。兴建滕文公祠是湛若水路过滕县发出的倡议。如果没有身临其境, 他会写下《吊文公词》, 并在尊孟的大前提之下高度评价滕文公吗?《吊文公词》的理论预设是孟子、滕文公并尊的双重主体性, 那么, 滕县地方官员“直为文公祠”的单一主体性是否会面临侮辱圣贤、非圣无法的指责呢?训导丁鸣春 (生卒年不详) 的四首诗达不到这一认知高度, 但王元宾的“余按”何尝不是含沙射影之论?说到底, 滕文公是否值得高度评价, 又如何在与孟子的张力之间做出相应评价, 正是《[万历]滕县志》“滕文公祠”条从地方文化史角度释放出的思想史价值。

但是, 地方文化史的“滕县经验”显然没有对孟子解释史的“滕文公问题”产生多大影响。姑且不论其他地方并不祭祀滕文公, 即使他们祭祀类似滕文公者, 也很难注意到滕县地方官员与贤达富有思想史价值的做法与反思, 更不可能从其相互博弈那里获取应有的启迪。最物质的原因是:任何地方志都是地方性的, 印数少, 传播范围小, 外人一般看不到。最时代的原因是:人们解读孟子, 几乎不把是否要评价以及如何评价滕文公当作自身必需的问题意识。换句话说, 尽管《吊文公词》是一篇高度评价滕文公的孟子学文献, 可谓殊为难得、弥足珍贵, 但它只是栖身于一版接一版的滕县地方志, 耐心地等待着“不在沉默中死亡, 就在沉默中爆发”的历史机遇。

行文至此, 需要重提《吊文公词》之为佚文是如何确定的。第一, “四库系列丛书”收有湛若水的十部著作 (去除重复者, 实为七部) , 另有校订、注释陈白沙 (1428—1500) 的两部著作 (1) 。其中, 与本文相关的著作仅有32卷本的《湛甘泉先生文集》 (2) 。经检阅, 该书无《吊文公词》一文。第二, 《泉翁大全集》《甘泉先生续编大全》是现存收录湛若水作品最全的两部著作, 台湾2017年12月已出版点校本 (3) 。因中山大学图书馆暂未馆藏, 笔者据数据库下载的word文档检测, 亦无《吊文公词》一文。 (4)


版权所有:代写Essay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