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代写Report代写Report

日期:2018-11-30 11:41

八股文是明清时期用于科举考试的特殊文体, 它要求士子们按照朱熹的《四书集注》, 用有限的字数阐述自己对经义的理解。从内容上看, 八股文说理独到, 论述详实;从文辞上看, 八股文气势恢弘, 富于华采。当然, 这与士子们精当地选用句式, 灵活地变换句式有着密切的关系。句式是句子的形式, 句式修辞是现代汉语修辞的重要组成部分。句式修辞不同于句式语法, 张廷远引吕叔湘《漫谈语法研究》指出:“从原则上讲, 语法讲的是对和不对, 修辞讲的是好与不好;前者研究的是有没有这种说法, 后者研究的是哪种说法比较好。修辞中句式的调整就是要研究如何选用好句式的问题。”[1]149关于句式修辞问题, 刘继超、高月丽进行了更为详细的解读:“句式修辞是指同义句式的选择。所谓同义句式, 是指那些意思基本相同而结构方式和表达效果有差别的句子格式。它包括语序的常与变、形体的长与短、组织的松与紧、结构的整与散、语态的主动与被动等。”[2]55汉语的句式多种多样, 不同句式适合不同的场合, 同时表现出不同的修辞效果, 八股文当然也不例外, 其句式丰富多彩, 使用精妙。本文从长句和短句, 整句和散句, 排比句和对偶句, 反复句的使用等四方面分别阐述。

一、长句和短句

汉语的句式, 从形体上看, 有长有短。长句往往字数较多, 结构较复杂;短句往往字数较少, 结构较简单。长句短句有着不同的修辞效果, 长句结构严谨、表达周密, 短句短小精悍、生动活泼。八股文属于政论性文体, 为了能够周密详尽地阐述事理, 作者往往使用长句;当引出论点, 抒发感情时往往使用短句, 长短句交错, 不仅使文章句式富于变化, 而且对韵律、节奏的调节也有帮助。正如孙光萱所分析的:“长短句的交替使用, 便可以一种缓急交错的错落跌宕, 形成鲜明跳跃的节奏韵律”, “长短句的交错使用, 使文章顿时平添了一种铿锵的气势和宏达的意境”。[3]84如:

例1且夫文之日离于质者, 风会之趋渐于下也, 非文之咎也。有文而经曲以昭, 有文而度数以办, 有文而人情所不容己之故不至遏而不行, 有文而天下可相混之途不至淆而无别。文何负于质, 质亦何能暂离于文?士君子酌理斟情, 权衡至当, 去其已甚, 而大为之防, 斯可以。奈何一言质, 而举所为文者, 必尽绝乏以为快也?夫亦不思之甚矣。

(《文犹质也一节》)

例2今天下有君子, 有小人。甘受和, 白受采, 忠信之人可以学礼。为君子言之也。礼也者何?文也。小人则朴讷而已矣, 鄙夷而已矣, 不言文, 而文亦不著。呜呼, 此贤市大夫之所以可贵爱, 不至于与屠沽负贩者流同类而共笑之也。

(《文犹质也一节》)

例1和例2是《文犹质也一节》中的相邻段落, 两段句式参差不齐, 短的只有两三个字, 长的却有十六七个字。在前一段, 作者首先用短句提出“文质相离, 非文之咎”的观点, 接着, 用4个假设复句组成的多重复句形成排比, 详细说明了“文”之“经曲以昭”“度数以办”“人情不致遏而不行”“可相混之途不致淆而无别”的作用, 点出“无文不行”的道理, 一气呵成, 气势畅达。而后一段, 作者从“文”转到“人”, 用了大量短句。首先, 用“有君子, 有小人”将“人”分类;接着, 用“甘受和, 白受采”6个字形象生动地说明内在本质的重要, 顺势类比推出内在的品性与人格决定了外在的行为方式, 即“忠信之人可以学礼”;之后, 作者用了“礼也者何?文也。”这一设问句式, 言简意赅, 强调了“文之以礼乐”的道理, 接连使用短句, 使段落节奏明快, 生动活泼。从八股文的整体篇章来看, 其句式长短不一, 富于变化, 使文章波澜起伏, 疏密有致, 增加了语言的表现力。

八股文属古文范畴, 对文章字数有严格的要求, 要用有限篇幅说明深刻的道理, 作者往往引经据典, 对词句高度浓缩, 由此大量短句的出现就成了必然。如:

例3有于盛时, 延喜纪功, 昭华纪绩, 名自称荣于帝世。天球在序, 弘璧在房, 宝更珍异于王朝。玉自有真符, 非世得而证其有也。则性秉阳精, 何非天纵奇观, 以希有而矜品格?

(《有美玉于斯》第三股)

例4有于衰时, 垂棘争奇, 蓝田争贵, 质能独裕于地灵。卞和得遇, 结绿得名, 品亦不磨于人杰。玉岂无通变, 非世得而拘其有也。则姿凝坚白, 何非大成德器, 以真有而发馨香?

(《有美玉于斯》第四股)

例3与例4均以短句为主, 每句最多不超过8个字。作者分别以“盛时”“衰时”论述美玉本真的品质, 把美玉宣扬瑞应的历史典故浓缩在“延喜纪功、昭华纪绩、垂棘争奇、蓝田争贵”等四字格中, 极具概括性。整体段落简短有力, 富有气势, 韵律突显。

二、整句和散句

汉语句式, 从韵律结构上看, 有整句与散句的区别。所谓整句, 是指一组结构相似, 形式整齐的句子;所谓散句, 是指一组句式不同, 长短不一, 没有相同特点的句子。八股文在句式选择上一个突出的特点, 是大量使用整句, 并使整句夹杂在散句中, 他们一般使用对偶、排比、顶针、回环等修辞格形成整句。关于整散句的修辞效果, 王希杰引金兆梓的《实用国文修辞学》指出, “偶句之妙在凝重, 奇句之长在流利。 (注:偶句即整句, 奇句即散句) 然叠用偶句, 其失也单调而板滞;叠用奇句, 其失也流转而无骨。必也参互错综而用之, 则气振而骨植, 且无单调之病, 而有变化之妙。”[4]101如:

例5原泉之水, 无始小而倏大之形, 无乍著而即盛之势, 亦无有浅深无等、广狭无度、远近无序, 而突如其来之事。其为一坎欤, 其为二坎欤, 其为三坎欤, 井井然有次第而不紊。惟不舍而科以盈, 亦惟其盈科而水渐以进焉耳。

(《原泉混混四句》第五股)

例6世之观水者, 未得其纲维, 安知其次第;未得其次第, 安知其究极。望洋而返, 鲜有不如河伯之惊怖夫海若者。盍亦思海之先有科, 科之先有泉, 泉之原为本乎?

(《原泉混混四句》收结)

例7其事非之显揭者, 则以不刊奉之;其疑似之浑淆者, 则以无嵇屏之。凡以古人见谅于我, 而我不见欺于古人, 此亦读书之大快也。而如其尽信之, 是任耳目不任心志也。

(《尽信书, 则不如无书》第三股)

其中, 例5是用排比、反复、层递三种辞格构成三组整句, 其中穿插了“原泉之水”“井井然有次第而不紊”两句散句。前一散句“原泉之水”引出论述话题, 之后, “无始小而倏大之形, 无乍著而即盛之势, 亦无有浅深无等、广狭无度、远近无序, 而突如其来之事”, 则运用了排比辞格, 连用3个否定句从反面说明泉水绝不会瞬间成浩大之势的道理。接着, 运用反复和层递辞格“其为一坎欤, 其为二坎欤, 其为三坎欤”从正面铺展, 3句分句只变更3个字, 点出泉水的形成应该是“将一个低洼灌满, 将两个低洼灌满, 将三个低洼灌满……”, 做到“井井然有次第而不紊”;最后, 作者运用层递辞格, 再次总结强调了泉水盈科后进的精神。而例6, 作者用顶针和回环构成两组整句, 其中穿插“世之观水者”“望洋而返”“鲜有不如河伯之惊怖夫海若者”等3句散句。顶针和回环体现出作者论述的辩证性, “未得其纲维, 安知其次第;未得其次第, 安知其究极”, 运用顶针手法, 客观地反映了水的“纲维”“次第”与“究极”间的连锁关系, 以此告诫世人, 要了解水必须从水奔流不息的“纲领”开始;“海之先有科, 科之先有泉, 泉之原为本”用了回环手法, 从首尾相连形成的“海、科、泉、本”中, 可以体会“海是水的归宿, 源是水的发端”的道理, 作者将最后的落脚点定在“泉之原为本”上, 突出了“泉”作为发端的重要性。

整散句的功能有些类似“按断复句”。张玉金在《古代汉语语法学》中对其这样定义:“按断复句通常由两部分构成, 前面的分句叙述情况叫做‘按’, 后面的分句对前面的叙述作出判断, 这叫‘断’, 合起来则叫‘按断复句’。”[5]352在八股文中, “按”一般用整句来表达, 而“断”一般用散句表达。也就是说, 用整句详细叙述情况, 说明道理;用散句或引出话题、或舒缓语气, 或总结上文。如例7中, “其事非之显揭者, 则以不刊奉之;其疑似之浑淆者, 则以无嵇屏之”, 用了对偶辞格, 两句整齐排列, 节奏感强, 客观陈述了人们对待古书疑问的态度。接下来, 用回环辞格, 以“古人”起, 以“古人”收, 回环反复, 言简意赅, 表明了作者的态度, 即读书要处理好“古人”跟“我”的关系, 要做到“古人能被我所体谅, 而我也不被古人所欺骗”。两组结构严谨的整句后, 作者又用了3句散句, 放缓了语气, 对上文的陈述进行总结:“不尽信书”才是“读书之大快”;“尽信之”是“任耳目不任心志”。

总的来说, 八股文中整散兼行的句子俯拾即是, 整句结构严谨, 声音和谐, 气势贯通;散句结构灵活, 音节参差, 活泼自然, 整散兼行, 相得益彰。以整句调节散句的松弛, 以散句弥补整句的呆板, 使得段落及篇章在视觉上体现出参差错落的结构美;同时, 在听觉上体现出起伏得当的节奏美。

三、排比句和对偶句的使用

八股文的股对部分是其文章精华, 其内容主要是围绕文章主旨, 面面俱到地阐发经义, 或二意并列, 或正反对比, 或古今对照……, 其形式特点主要是吸收骈散精华, 注重排偶, 便于表现文采。对此, 张中行也说道:“所谓八股, 专看一股, 如起比上, 散行, 是唐宋八大家;及至向下看, 起比下, 虽仍散行而处处与起比上对称, 又化为《文选》。真是岂不妙哉。”[6]63排偶分为排比和对偶, 首先看对偶。

例8讼兴于多欲, 多欲则多求, 往往相凌相夺, 而至于不可禁。尝观乾喉饮酒, 衅起无端, 而乡陵詬谇之声, 由兹而起, 亦风俗之忧也。王者有府修事和之术, 而家使之给, 人使之足, 将闾阎朝夕之谋, 皆宽然自欲, 而廉耻生矣。廉耻生则重犯典, 重犯典则慆淫之意以消, 而勃谿相向者谁乎? (《必也使无讼乎》第三股)

例9讼繁于多欺, 多欺则多奸, 往往相诈相虞, 而至于不可测。尝见雀角鼠牙, 眚生无妄, 而吏胥文致之术, 得行其间, 亦致教之缺也。王者有推心置腹之枕, 而德使之厚, 气使之平, 将里巷嬉游之辈, 皆蔼然可亲, 而仁让作矣。仁让作则知慕义, 知慕义则奸宄之谋以息, 而矫虔相胜者谁乎! (《必也使无讼乎》第四股)

以上两例是《必也使无讼乎》的第三、四股, 若单看一股, 大部分由散句构成, 但如果把两股合起来看, 就会发现其实两段的句与句是一一对仗的。对仗按结构的不同, 可分为严对和宽对。八股文中大部分句子、股对属于宽式的对仗, 即只要求结构基本相同, 音律基本和谐, 而不要求平仄协调, 字面上也允许有重复。例如, “廉耻生则重犯典”与“仁让作则知慕义”, 两句都是假设复句, 各7个音节。相应的词句结构、词性与语法功能完全相同:“廉耻生”与“仁让作”, 同为主谓结构, “廉耻”与“仁让”都为名词, 作主语;“重犯典”与“知慕义”皆是动宾结构, “犯典”与“慕义”都是名词, 但两句都以连词“则”连接, 上句平仄为“平仄平仄仄仄仄”, 下句平仄组合为“平仄仄仄平仄仄”, 并不符合律句严格的平仄调配规律。对仗按内容的不同, 可分为正对、反对、串对等, 上述股对中作者分析了诉讼多的原因, 一是由于人们私欲多, 为满足私欲“相凌相夺”;二是人们缺乏诚信, 以致“相诈相虞”。在分析了原因后, 作者还提出了解决办法, 即君王要进行道德教化, 有“府修事和之术”, 使百姓“廉耻生而重犯典”;有“推心置腹之忱”, 使百姓“仁让作而知慕义”。从整体来看, 两段在形式上互相映衬, 内容上互为补充, 应属于正对。八股文股对的对仗, 究其来源, 与汉民族长期以来形成的独特的语言审美有关, 有其深厚的艺术魅力。对此, 刘继超、高月丽引鲁迅的话分析:“语言文字运用得好, 可以给人以美的享受。具体地说, 可以达到三美, 意美以感心, 一也;音美以感耳, 二也;形美以感目, 三也。对偶正有这样的作用。”[2]191的确, 八股文的股对不仅体现了士子们论述观点时严密的逻辑思维:或用正对相得益彰, 或用反对鲜明对照, 而且展现了他们高超的文字驾驭功力。大规模的股对对仗使文章形式匀称协调, 读起来节奏鲜明, 听起来和谐悦耳。

如果说对仗句式有对举之功, 形成语言的对称美的话, 排比句式则有囊括之力, 形成语言的气势美。八股文属于政论文体, 使用排比句式说明道理, 严密透彻, 论述有力。汪洋引陈骤《文则》说:“文有数句用一类字, 所以壮气势, 广文义也。”[7]127如:

例10优于识者, 可展论道之谟;优于才者, 可备顾问之选;优于养者, 可推坐镇之良。

(《学而优则仕》第七股)

例11学优掌礼, 而夙夜必凛其寅清;学优明刑, 而寤寐必慎其钦恤;学优典乐, 而教化必普其直温。 (《学而优则仕》第八股)

例10是《学而优则仕》第七股的内容, 当作者论述“学优才可为仕”的观点时, 把三个结构相似、语气一致、意思密切相关的句式排列在一起, 囊括了3种学优的表现, 强调了“学优”的重要性, 认为只有“优于识”“优于才”“优于养”, 才能论道为官。当作者论述“学优不仕是固执的行为”时, 用了例11 (《学而优则仕》) 中的3句假设复句, 形成并列排比, 来说明“优于学即能优于仕”的道理。如上文所述, 八股文在阐释经义时, 会适当地在段落中选用排比句式, 增加文章的说服力, 增强文章的气势。有时因行文需要, 士子们还会围绕中心分点阐述, 形成段落排比。如, 《巧言令色足恭》中, 作者将“一曰言”“一曰色”“一曰恭”分3段并列, 每段围绕各自分论点娓娓道来;同时3段又形成一个整体, 汪洋恣肆, 气势磅礴。

四、反复句的使用

汪洋指出:“作者为了强调某个意思, 突出某种感情, 而有意识地使某些词语、短语、句子甚至段落一再反复出现, 我们把这种修辞方式叫做反复辞格。”[7]137八股文中的反复句形式多样, 士子们有的运用“句型完全相同”的句子, 此种反复多放在段落的开头或结尾, 起感叹、强调作用。如:

例12君子观此, 而后知所为知者、仁者、勇者。意在斯乎?意在斯乎?

(《子曰岁寒两章》收结)

例13曷故哉, 曷故哉?古之人与民偕乐, 故能乐也。王其谓之何?

(《古之与民偕乐二句》收结)

例12是《子曰岁寒两章》收结部分的最后两句, 反复使用“意在斯乎”, 实际是一种感叹、强调, 对前文观点总结, 以强调君子要从松柏后凋看君子守德, 做“智慧的人”“仁德的人”“勇敢的人”。而例13是放在段落的开头, 起承上启下作用, 连续使用“曷故哉”, 强调了古之人能乐的原因是施行仁政, 与民偕乐。

还有士子使用“句型结构相同的句子”, 构成同一句式的反复。此种反复辩证地揭示了事物之间的关系, 增加了论述的深度。如:

例14生之为之者, 亦期食之用之者之安;而食之用之者, 宜念生之为之者之瘁也;食之用之者, 亦虑生之为之者之竭;而生之为之者, 又虑食之用之者之繁也。

(《生之者众四句》)

例15夫力之所能自展, 则献其心;心之所能自展, 则纾其力。天下无游手之徒, 则天下无舍业之侣;天下无素餐之糈, 则天下无冗设之僚。 (《生之者众 四句》)

例14的排比句由4个同为主谓结构的分句构成, 且每一分句大部分字词相同, 都有“生之为之者”和“食之用之者”。作者运用这种反复手法强调了“生”“食”正反两面的关系, 意即:只有摆正了生产与消费的天平, 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生财之道。而例15中的加点字由两句假设复句构成, 作者反复使用了4个“天下无”, 辩证地思考了“游手之徒”与“舍业之侣”、“素餐之糈”与“冗设之僚”的关系, 强调“生之者众”的重要意义。

此外, 士子们还采用“表意相同的同一句型”构成段落反复, 使段落间构成一个整体, 增加文章气势。如:

例16从来不乐君之有台者, 民也。而古人之民, 则乐有斯台。是能乐斯台者, 惟古之人。

不乐君之有沼者, 民也。而古人之民, 则乐有斯沼。是能乐斯沼者, 惟古之人。

不乐君之有麋鹿鱼鳖者, 亦民也。而古人之民则乐其有麋鹿鱼鳖, 是能乐斯麋鹿鱼鳖者, 惟古之人。 (《古之人与民偕乐二句》)

例16是《古之人与民偕乐二句》的提比部分, 三段并列, 只改变了部分字词, 从内容上看, 作者分“台”“沼”“麋鹿鱼鳖”三层申说, 每段最后归结到一个点, 即:能乐惟古之人, 从而强调了与民偕乐的重要性。从形式上看, 这是一种间隔反复, 每段的开头是“不乐君之”, 结尾是“惟古之人”。这种反复实际也是联段成篇的手法, 并不是词语的简单堆砌, 而是有意识地通过词句的重复将分散的各段联为一个整体, 大大增加了文章的气势。

五、结语

句式修辞是汉语修辞的一个部分, 它影响着文章的遣词造句, 谋篇布局。八股文句式丰富多彩, 功能各异。长短句的随文变化, 整散句的适时调整, 排偶句的大量使用, 以及反复句的灵活选用都大大促进了语言的表达能力, 增加了文章的节奏感和艺术魅力。这种灵活多变的句式, 既提高了说理论证的表现力, 又增强了文采, 值得后人借鉴和学习。


相关文章

【上一篇】:到头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代写Essay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