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代写留学文书代写留学文书

日期:2018-11-30 11:36

一、洪迈及其《容斋随笔》的历史地位

《容斋随笔》之所以被后人称颂, 一则是洪迈出身官宦世家, 自己又曾经官至端明殿学士, 后唐天成元年 (926) 始置, 以翰林学士担任, 掌进读书奏。宋沿置, 由久任学士大臣担任。大概相当于今天国务院参事之类的官员, 他有条件阅读各种典籍。他曾经写道:“在所存两千卷书中, 写有题跋的有五百零二卷。”[3]。二则洪迈很智慧, 见解独到, 譬如《陈涉不可轻》一文从崭新的角度总结了陈胜的失败, 他认为“若乃杀吴广, 诛故人, 寡恩忘旧, 无帝王之度, 此所以败也”[4]。卸磨杀驴, 一定是要先卸磨后杀驴, 不能未卸磨就杀驴。太平天国的“杨韦之乱”就是如此。古代很多有作为的皇帝也是寡恩忘旧, 譬如汉景帝之废周亚夫, 但这似乎并未影响他们成为一代明君的节奏。这部书大有补《资治通鉴》不足的作用, 文革时期还少有地出版了。

《容斋随笔》被《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列为南宋笔记小说之冠,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文献的考订。洪迈的笔记与其说是小说, 不如说是摘记加点评。他的很多史料都是对比而言的, 十分契合。譬如关于李白之死, 民间甚至今天很多人都认为是他饮酒过度在当涂采石溺亡。他查了李阳冰所作的《草堂集序》和李华的《太白墓志》, 认为民间的传言不足信。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关于鄱阳学宫的考订颇见功底[5]。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出版的由穆公校点的《容斋随笔》, 内容很多, 没有翻译, 只有正文。仔细阅读了洪迈的这本著作, 很难找到他的推理或证据的错误。因此, 这部著作就有很高的学术研究的价值。笔者认为《容斋随笔》不应该归于笔记小说范畴, 应当属于学术著作, 因为小说个人创作的成分很大, 联想的文字很多。事实上, 《容斋》更多是根据已有的文献进行阐发和修订。

笔者认为《容斋随笔》以后还会被重视, 是因为作者的治学十分严谨, 采用了量的研究, 使用大数据。这在南宋那个毛笔时代十分可贵和难得。譬如“侍郎右选注拟小使臣一万一千三百一十五人”, 都精确到了个位数, 对于研究南宋经济和吏治而言, 是颇有参考价值的著作。由此可见, 书名虽然是《容斋随笔》, 但是作者并未“随笔”。

二、《孙膑减灶》的推理谬误

关于《容斋随笔》“考据”的考据, 的确很难去考据。一方面历史比较久远了, 他当时读的书有些都已经失传了, 无法考证;另一方面, 作者比较严谨, 可以说是字字推敲, 很难推翻作者的论点。毋庸讳言, 考据是《容斋随笔》的一大特色。有许多同类文章, 读来颇有新意。然而, 笔者读了洪迈的一些考据文章以后, 认为他是为考据而考据, 似有偏狭之嫌。

《孙膑减灶》 (《容斋随笔》卷十三) 是关于《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孙膑胜庞涓之事, 他经过一番“思考”之后认为“皆深不可信”[6]。笔者认为洪迈的说法有主观臆断之嫌。首先, 洪迈是一种推理, 并无实际证据。其次, 他的推理也有一定的问题。他认为孙膑是救急之师, 没有功夫去数灶。庞涓派100人去数10万个灶, 不过一二个小时的时间, 假如要派200人数灶也不过一个小时, 何况庞涓的部队也需要休息和吃饭, 并不耽误行程。5万灶和2万灶更容易数了, 何来“岂救急赴敌之师乎?”再次, 他认为孙膑无法精确地计算庞涓晚上到达马陵。这个应该不算难事, 派侦察兵观察庞涓部队的行进速度和位置, 这是可以计算到的。另外《史记》中交代“马陵道陕, 而旁多阻隘, 可伏兵”。洪迈却忽略这个地理现状, 说“古人坐于车中, 既云暮矣, 安知树间之有白书?”笔者觉得洪迈这种说法似乎有悖常理。这么狭窄的地形, 能坐车中吗?不能骑马吗?古代的战车毕竟是少数, 多数士兵需要步行或者骑马。况且马陵地形狭窄, 视野有限, 士兵看到了树上的字不会报告吗?所以, 这个考据上, 洪迈的论证十分牵强, 不足信。

三、《卜子夏》的纪年错讹

关于“魏文侯以卜子夏为师”[7]的考据, 洪迈认为司马迁是错误的, 认为“子夏已百三岁矣, 方为诸侯师, 岂其然乎?” (《容斋续笔》卷二) 笔者仔细揣摩洪迈的这段文字, 一是他怀疑年代是否有误;二是怀疑是否有这个史实。究竟是哪里错误, 洪迈并未指出来。在“史记世次” (《容斋随笔》卷一) 一文中他说“《史记》所纪帝王世次, 最为不可考信”, 可以看出, 是对《史记》的纪年产生了怀疑。应当说洪迈根据纪年的推理进行怀疑是有道理的。应该说他主要怀疑的是年代问题, 而不是史实问题。

这句话出自《史记·孔子弟子列传》, 原文是“子夏居西河教授, 为魏文侯师”。现在有人考证魏文侯正确的即位时间是前446年 (元年在前445年) , 1935年, 钱穆在《先秦诸子系年考辨》第三十八“子夏居西河教授为魏文侯师考”考证洪迈的推理是错误的[8], 因为推理的依据纪年存在错误。笔者认为钱穆的说法可信。至于钱穆纠正《史记》的纪年错讹, 我们在这里就不展开了。

严格地说, 洪迈指出了司马迁《史记》的纪年错误, 这是正确的, 然而并未说明正确的纪年时间。关于具体的纪年时间后代的钱穆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而且在《史记》研究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四、《西极化人》的构思来源考辨

《容斋四笔》 (卷一) 记载了有关《列子》中周穆公“西极化人”[9]一段文字, “予然后知唐人所著《南柯太守》《黄粱梦》《樱桃》《青衣》之类, 皆本乎此。”最后洪迈认为唐朝人所写的《南柯太守》《黄粱梦》之类的故事创作构思是从先秦时期的《列子》套用来的。笔者看了周穆公的事情, 其中谈到“吾与王神游也, 形奚动哉?”应该是西方所说的催眠术。会这种催眠术的人“化人”将他催眠了, 然后再唤醒他。在《内经》中也有提及, 古代的“祝由术”就是这个事情。关于《黄帝内经》的成书时间有一种说法是先秦时期。如果这种说法成立, 那么先秦时期就有人会这种巫术。《黄粱梦》是唐人沈既济所作的《枕中记》而来, 这个小说中, 有个道人吕翁给卢生一个瓷枕头。从这个情节来看, 应该是吕翁催眠了卢生。因此, 唐朝人所著的那几本有关梦幻的书, 未必从《列子》这个范本中套用来的, 很可能是作者听到或者看到了催眠术这种情况, 众所周知, 唐朝是东西方古代文化交流的极盛时期, 然后就写了《青衣》之类的小说。文学作品的创作思路不宜仅仅从文学史的角度去分析, 应当考虑到文学是现实的反映, 还需要考虑到医疗技术和心理学技术的作用。可见, 洪迈的结论未免偏见。

值得一提的是, 很多版本没有收录这则笔记。可能是他们认为这则笔记有点怪力乱神的意思, 也可能是编者考虑到这则笔记的不可靠性。只有何林和良石编译的这个版本有这则内容。

《容斋随笔》耗费了37年的心血, 1 220则, 50万多字, 可谓精工细作呕心沥血。任何一部好的作品都需要时间的打磨, 速成的作品经不起时间的拷问。写本子, 撰著作, 敲文章, 都需要精心构思, 反复琢磨, 长期积累。这样的文字, 才能够流传于世, 才能有高被引频次。


相关文章

【上一篇】:到头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代写Essay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