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代写其他代写其他

日期:2019-03-27 11:21

《农圃便览》是清代丁宜曾所著农书,全名《西石梁农圃便览》,西石梁为作者所居村名,文中所录皆为当地农事。全书不分卷,仿月令体例按四季、十二月、二十四节气叙述。此编为清代重要的地域性农书,日本学者天野元之助在《中国古农书考》中评价道:“此书是了解山东半岛南部地区农业情况的最好史料,我对它和地处日照西北的淄川蒲松龄所撰的《农桑经》给予同样的重视。”[1(P300) 现存的版本有清乾隆二十年强善斋刻丁氏家刻本四册(存中国国家图书馆)、清嘉庆七年抄本一册、 民国齐河县立乡村师范学校印本(存山东省图书馆)、石印本一册(存山东农业大学古籍室)[2(P52)。 近人王毓瑚据乾隆二十年强善斋藏版加以点校, 点校时删去了原版中王萦绪、欧阳廷珍序及丁梦阳跋和与农事没有直接关系的阴阳方术、医方药剂、诗词格言等部分,增加了光绪《日照县志》中的丁士一传和后附丁宜曾传,并在书前列“重刊农圃便览前记”,于1957年由中华书局出版。

一、《农圃便览》相关人物

《农圃便览》作者丁宜曾,字椒圃,清代山东日照人,居西石梁村,在《日照县志》其父丁士一传后有附传。丁宜曾五岁便入私塾,少年读书于官署,并随从父亲巡视台湾,“随侍朝夕无懈,凡有教言,胥志为家训”[3(卷 八P18)。为人敦厚孝顺,“父殁,独出祭田数十亩,并生母祭田十余亩”。虽致力读书但仕途不顺, 在科举失意后,“读书之志,易为谋食”。自此“居家勤俭,不交贵介”,久居乡205农业考古 2019·1村,潜心农业。晚年把亲历的农事心得和西梁农业经验写成颇具地域性的农书《农圃便览》,此书“东武(诸城)臧公目为布帛菽粟,人人皆用也”。著农书的缘由,丁宜曾在自序中有叙述。少年时生活优渥,并未留意农事活动。只因“大夫效力之后,余产无几,遽捐馆舍。吾兄弟卜居西石梁村,数年后,生齿日繁,家计愈拙”,生活所迫使,从作者“不暇五谷”转而“乃躬亲农圃之事”,在务农中时向长辈亲族及有经验的农民学习请教,凡有所得便“辄笔之于册。卧采农经、花史,以辅咨询所未及”。最后序中特别提到“先外祖松庵公、外叔祖沧溟公、曾族祖野鹤公农书,亦并谨录”。

据此《农圃便览》中许多内容,源自其外家祖辈松庵、沧溟及族祖野鹤等。王毓瑚点校序中称“这三个人身世都不得而知”[4(P3), 其后农史界也并未对这一问题作出解答。今对所提之三人姓名身世试作考证。

通过丁家和其外祖家的家谱,可知丁宜曾外祖父为牟思戢,松庵系其号,族谱有记载:“思戢,字用光,号松庵,由附贡授内阁中书。享年六十有二,卒于康熙四十年六月初九日。配李氏,享年五十有七,卒于五月初三日,合葬下河。副室宋氏,葬黄山前。子二,倩,嫡出,侗,庶出。长女,适康熙丙戌进士丁公士一,官至江西布政使。”[5(P6)丁士一即宜曾之父,牟思戢则确为其外祖。牟思戢生于明崇祯十三年(1640),由附贡授内阁中书。卒于清康熙四十年(1701)六月初九日,享年六十有二。配李氏,享年五十有七,卒于五月初三日。《沂州府志》中也载有其传:“牟思戢,字用光,日照人,任内阁中书,慷慨好义,康熙三十六年捐常平谷一千石,抚宪表其门曰:乐善好施。”[6(P25)惜未寻得其所著农书。  

丁宜曾所提“外叔祖沧溟公”,则未查到确切身世记录,惟其“外祖”和“外叔祖”应为同辈兄弟。经访日照牟家后人,言“沧溟公”是其先祖牟思霖,时有长者见过其碑文,墓碑于1958年修水库时作巨峰水库闸门石,字迹被抹平①。乾隆《沂州府志》卷二十四《仕进下》载:“牟思霖,以子永信封征仕郎。”[6(卷二 十 六,P15)光绪《日照县志》卷六:“牟永信,光禄寺典簿衔,父思霖,封征仕郎;母丁氏,封孺人。”[3(P15)按族谱记载,思霖居平台,字泽阡,由附贡生考授中书候补主事,卒于六月十三日,葬大坡东北岭[5(P8)。沧溟是否为牟思霖,还待进一步考证,相关农书也未寻得。据其后人所述,牟思戢与牟思霖著述均未流传下来。

“曾族祖野鹤公”则为丁耀亢。耀亢号野鹤,山东诸城人,为明清之际知名文士。日照、诸城丁氏系同祖同宗,丁耀亢在《航海出劫始末》中载“家里留寄日照涛雒宗兄丁右海之村”[7(P42),躲避明末清初战乱,往来很是密切,因此丁宜曾称丁耀亢为“曾族祖”。丁耀亢出生官宦世家,其祖父丁纯、父亲丁惟宁皆在明廷以进士仕宦。丁耀亢文学成就极高, 是明末清初著作等身的文学家、诗人、剧作家和小说大师,当时即有“北丁(耀亢)南李(渔)”之称。他的著述甚多,有《陆方诗草》《醒世姻缘传》《天史》《续金瓶梅》等。《续金瓶梅》被称为“古今未有之奇书也,正书也,大书也”[7(P211), 成为当今文学界研究明末清初文学史的重要资料。

二、《农圃便览》所引农书

丁宜曾提及的三人虽可查其姓名身世,但所录农书中两本已失传,唯一可找到线索的是“曾族祖野鹤”之书。书中有提到“先曾族祖野鹤公《家政》云:‘速莫速于赌博,痴莫痴于揭债,愚莫愚于苟安,险莫险于欠税,穷莫穷于家漏,损莫损于妄费。’旨哉言乎”[8(P15)。可知此书为丁耀亢的《家政须知》。

《家政须知》为丁耀亢年迈古稀时所作,书以教化子孙为目的,用月令体,简述十二个月份持家需知的农耕、园艺等知识。其在自序中阐明作此书的良苦用心:“《孝经》曰:居家理可移官。家国一理也。人皆知训子读书为光耀门户,而不知以家政教之也。往往有宦室富家,巨资厚蓄,其先人既往,不数年而子孙荡费,至于饥寒无卓锥者。固其子孙之不肖,亦父兄未尝以家教习之,故蒙昧无知,财利归之他人,田土反为己害。”从官宦兴衰之道吸取教训,意识到留下大量财产并不能保障子孙生活安稳, 如不重视教育反而为害,子孙须长辈加以教化。“总因失算寡谋,安逸疏懒之所致也。余既倦勤,传家于子孙,不二年而田宅荒206废,负欠官粮,将至不支。后此数年,更可知矣。念余童年失父,十六持家,今年古稀有一,所置田宅十倍于昔。思堂构之难成,悲创造之不易,病中无事,聊遗片言,以为守成之警耳。”自己少年持家一生所置家产几年就已被子孙荒废,忧心家族衰落,因此作《家政须知》教后人持家之道。并言:“以上遵而行之,治国治家之理,可尽于是。虽富而由命,勤可由人。如此十年,犹有饥寒者,吾不信也。”于病榻所作的训子之书虽是“不言朝政而言家政,不言训世俗而言训后人”,其实丁公颇有寓意、寄托深远,治国治家“智者变而通之”。

《家政须知》虽在《丁耀亢全集》中有所收录,但此前未以农书的角度加以重视。从农业史研究的角度看,《家政》篇虽然内容简短,但自成体系,与传统农书相比颇有独特之处。其一是将受众定为有文化的士人家族,条目中多处涉及书画保存及雇佣关系,如正月:入学,课月程。觅农工。六月:晒书画。七月:再风书画。八月:裱书画。十一月:夜诵,勤夜功。这些均非普通农民所能及,应是具有耕读传家特点的具有一定文化底蕴的家庭和有余力雇佣农工的家庭。其二是重视教化,强调勤作。因作者作此的目的便是训诫,在条目中非常重视教育子孙在劳作中要勤劳,尤其须用心。短短五百字中数次出现劝勤字眼,如正月要勤夜作,十一月夜诵要勤夜功,十二月劳农。在结语中再次强调富而由命,勤可由人。这是和以往农书主要记载农业技能有很大不同的地方。其三是书中不仅有农业知识,还大量涉及家庭繁琐却必需的知识,切实为居家考虑。如正月:算一岁官粮之数。修理房屋。觅农工。三月:修粪池。次开仓。出粟贵粜。备官粮。六月:动木工做家器,用漆。晒皮毡衣。十月:计算一年出入账目。十一月治农兵防夜。十二月:备交际礼物,腌腊肉。贸易年货。这些涉及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着实可贵。这些特点,均对《农圃便览》的写作有重要影响。

《农圃便览》中很多内容都以《家政须知》为参照。《家政须知》中有“因时”一节,讨论一年农事的安排,认为这是“立身治家”的根本。其内容为条目式,行文简洁,丁宜曾便扩充这些条目,加上详细的操作过程。并把《家政须知》中十二个月份的条目,分散在其书二十四节气之中。如《须知》云三月“修理房屋”,《便览》在谷雨时详列“葺室宇”诸事;《须知》云:“乘冻移树,春分前后栽种十日。”《便览》 亦称:“惊蛰时有白杨, 移小者栽之。”[4(P26)至于三月播种、浴蚕、挑野菜等事务,两书次序及内容大体相同。可知《家政须知》实为《农圃便览》之重要素材来源。


相关文章

【上一篇】:到头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代写Essay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