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代写澳洲essay代写澳洲essay

日期:2018-11-30 10:35

冯俊科是中国当代小说家、散文家, 散文集曾获冰心散文奖等多个奖项。其作品被翻译成英、德、法、阿拉伯文等多种语言, 先后在国外出版发行。在他的散文集中作者用一种近乎原生态的写作方式, 讲述了童年乃至青年时期发生在故乡河南温县小村庄里或质朴谐趣或辛酸悲怆或苍凉无奈的种种往事事, 以及村里的小人物、大人物们各自的生死悲歌。他以平和冲淡的写作风格, 力透纸背的笔触, 围炉夜话般的质朴叙述, 再现了居住在中原大地上乡民们的幸福和艰辛、质朴与崇高。目前对于冯俊科散文的语言艺术研究甚少, 因此本文就冯俊科散文的语言风格进行探析。

一、行文简洁严密而平实自然

(一) 简洁严谨

冯俊科先生的散文分属叙事类记叙散文, “这类散文只是记叙作者一段经历或一段见闻, 表达出作者某种感受、认识与情怀, 选取材料及叙述角度、文体风格都与传状类散文及历史散文有所区别。”[1]散文以叙事为主, 篇幅短小, 字数基本在两千多字左右, 但就是在这几千字的文中, 故乡村民们一生的悲喜荣辱娓娓道来, 如《法爷与杠爷》在这篇不到两千字极具传奇色彩的散文里, 生动的讲述了法爷与杠爷之间的恩怨纠葛, 巧妙的表达了对杠爷的赞赏。在《小时候听广播》中作者通过不过一千三百字左右的篇幅, 将童年兄弟俩偷听广播的趣事娓娓道来, 再如《洗澡》用一千多字的文字将家乡人民在坑里, 清沟, 井边, 县里的浴池里, 乃至黄河里在这几处不同地方洗澡的往事描绘得跃然纸上, 字里行间既有谐趣也有对故乡自然风光不再, 环境破坏的惋惜与无奈。冯俊科字句简洁质朴, 故事情节集中, 这些短篇散文虽然短小精悍, 但叙事张力十足, 常在平和的叙事中笔锋陡然一转给人出奇不意的发展脉络及出乎意料的结局。他的散文独立成篇, 但篇与篇之间相关的故事主角与发展脉络又仿佛将他们交织起来就又是一部讲述故乡河南温县往事的长篇叙事散文, 就像一个庞大的建筑群落, 单个建筑物是风景, 大片建筑物连接在一起, 风景就蔚然成势了, 移步换景, 景随情变。

现代散文佳作较多的继承了中国传统散文的结构艺术, 往往以组织材料的跌宕起伏为重, 但冯俊科的散文则不然, 他的散文从外表看来平淡自由, 但内在又灵活谨严, 是在平实中暗含谨严的巧思, 大大提高了文章的可读性, 丰富了整部作品的层次。不同于其他动辄采用的宏大叙事视角结果却难以卒读乡村题材的散文或长篇小说。冯俊科散文集中的文章, 短小精悍, 常常从小处入手, 大处着眼, 很容易让人从中获得阅读快感。

(二) 妙趣天然

冯俊科的散文结构较少曲折跌宕, 往往叙述一件事一气呵成, 粗读会让人觉得平淡, 但细读之下却能感受到人物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及明白如话的叙述风格, 能在平淡的叙述中吸引人的目光, 在他的散文集中我们既可以把若干人物的故事按其本身的篇章视为各自独立的短篇但人物之间又存在前后的联系, 有时这一篇中一笔而过的名字在下一篇文章中又变成了粉墨登场的主角, 而无任何不适感。如《标语能手王老标》主要叙述的是王老标因写得一手好毛笔字而被两个战斗队争抢写标语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中并未出现只是被提及的“老跑”以及做配角的“马细”在《九队队长老跑》以及《战斗队长马细》中又分别作为主要人物登场。他在叙述中把握了事物的内在联系, 用内在联系组织文章, 就形成了平淡之下的严谨。另一方面在讲述故乡往事时, 作者常常变换使用两种视角, 如在《胆大的旺爷》《悲剧人物王增》中采用的是亲历者的视角, 这使他的文章妙趣横生, 使事件异常生动地重现在我们眼前, 给人一种听童话的感觉, 像《黄河滩》里学游泳和借宿的事情, 他讲得惟妙惟肖, 让人如临其境, 获得了一种探秘般的快感。另一种是审视者的视角, 如《燃烧的玉米地》、《大跃进的夜晚》, “作者用成熟的眼光去审视这些往年旧事, 使人看清一些事件的荒唐、荒诞和可悲性, 从而去思考有关乡村变革的种种途径。”[2]虽然他的散文结构平直, 没有人为的起落, 一泻千里。但作者充分运用事件发展本身就有的逻辑力量, 使故事线索清楚, 结构严密。

二、语言明白晓畅、朴实清新

不同于传统中国散文语言强调描写比喻含蓄的特点, 冯俊科的散文用词明白晓畅, 语句清新自然, 散发着泥土的清香, 这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为冯俊科散文集所描写的是故乡的往事。他说, 小说中所描写的人物都曾生活在生养他的村子里, “村子很小, 千把口人, 瓦房少, 草房多, 没有一条正经街道。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 村子就是他们的大世界。[3]广叔、旺爷、辛民、郑林等小人物, 一生都在土地上劳动、流汗、繁衍生息。小人物们为了活命而得到一把麦籽、几穗老玉米等, 就可能被游街、批斗, 有人会被逼傻、逼疯, 还有人竟付出生命代价。小人物虽然卑微, 却朴实、善良, 关键时候还很勇敢, 敢于以命相拼。作者多用白描的笔法, 客观冷静地记叙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些或乖张或荒诞或温情的故事, 如白眼狼广叔、痞子狗旺、劁猪匠牛小方、老瞌睡郑林、疯子憨俊等形形色色的村人村事。他的散文更像是一部原生态乡土史诗。

作者所用语言清淡如话, 令读者读起来毫无生涩之感, 叙述时多用白描手法, 而这些特点最直接的就体现在词类炉火纯青的使用上, 例如:

(一) 动词使用, 生动传神

冯俊科的散文各类动词的搭配简洁自然而又生动传神, 作者特别善于找到最妥帖最富于形象性的词语来传神达意。

(1) “听说老法死了。昨晚上被人捆着撺井里了。”《法爷与杠爷》

(2) 牛小方把猪往地上一放, 用一只脚踩着猪脖子, 另一只脚踩着猪后腿, 用手在猪肚子上的一个地方, 揪下几把细毛, 掏出家什在鞋帮上蹭了几下, 刷地在猪肚上切开一道两三厘米长的口子, 然后用手一挤一掏, 一堆软乎乎的东西被弄了出来。《劁猪匠牛小方》

(3) 麦子熟了, 路过麦地, 顺手捋一把麦籽, 两手一搓, 用嘴吹去麦壳, 把麦粒放进嘴里胡乱一嚼就咽进肚去。红薯还没长大, 有人就拨开红薯秧, 在红薯棵周围跺上几脚, 伸手从松虚的土里摘出几个, 然后再把土埋好, 看上去像没人动过似的。《燃烧的玉米地》

例 (1) 描写“法爷”被杠爷使计扔到井里, 这里的扔这一动作用“撺”代替。“撺”释义:?抛掷。?匆忙的做…“撺”这一动词, 运用得极为巧妙, 既写出了扔到井里这一投掷的动作, 又贴合了前文因是暗夜里悄悄进行的, 所以匆忙的绑了法爷到井里。因此一个“撺”的使用, 表达出了两层意思, 既体现了作者行文简洁的特点, 又能贴切自然, 形象生动。例 (2) 是描写劁猪匠牛小方劁猪过程的一段文字。作者运用了“放”、“踩”、“揪”、“掏”、“蹭”、“挤”如行云流水般酣畅淋漓毫无滞塞之感的写出了牛小方劁猪的干净利落。“用一只脚踩着猪脖子, 另一只脚踩着猪后腿”形象的写出了牛小方的老练, 而随后一系列动词“揪”、“掏”、“挤”更是形容得准确生动使读者仿佛身临其境般的目睹牛小方劁猪。例 (3) 描写的是大跃进时期, 农民由于饥饿偷吃生产队庄稼的情形。作者连用“捋”、“搓”、“吹”、“胡乱一嚼”、“拨开”、“跺”等词形象的写出了人们偷吃庄稼的一系列动作, 在这一系列熟练的动作之下流淌的是那个年代人生存的悲哀与辛酸。

(二) 方言俚语, 朴实生动

(1) 问其原因, 父亲一边砍一边告诉我们:“老辈人说, 三月三, 压枣干, 这样子枣树可以结枣多。”《春雨》

(2) 外祖父是个爽快人。脸上常带笑, 坚韧不笑不说话。走在村中的路上, 无论见到谁, 第一句话就是:“吃了吗?闲时到家云云。”《外祖父》

(3) 五姥姥一边剃一边对均舅说:“你看看小强, 多汉相, 比你强, 就不怕疼。你是孩儿舅, 怕什么?不信你问小强看疼不疼。”《均舅》

例 (1) “三月三, 压枣干”是方言俚语, 散文集中穿插了许多老一辈流传下来的方言俚语使文章质朴而又活泼有趣, 拉近读者与文本的距离, 亲切可感。例 (2) 中的“云云”是豫西北土话, 意思是聊聊天。庄稼人彼此打招呼时说“云云”显得十分亲切, 拉近彼此的距离, 也使得读者阅读时感觉妙趣横生。例 (3) “汉相”是豫西北方言, 指“勇敢”、“坚强”此处五姥姥用来形容我比均舅勇敢, 激起均舅的好胜心。作者用“汉相”而不用“勇敢”, 既原汁原味保留了五姥姥说的方言, 又使文章遣词用语贴合人物身份, 亲切质朴, 生动自然。

(三) 颜色丰富, 清新如画

冯俊科先生的散文多是描写故乡的往事, 他用语言为我们构筑了一个富有人情味的清新生动, 妙趣天然的童年世界, 读者于字里行间所能够感受到的自然灵动多得益于作者生动丰富的颜色的使用。

(1) 南瓜黄澄澄, 白菜瓷丁丁, 辣椒红通通, 萝卜白生生, 韭菜绿茵茵, 茄子紫莹莹, 满眼丰收景象。《分菜》

(2) 几天时间过去, 绿油油的麦苗覆盖了田野的黄土, 茂密的树叶覆盖了树木的枝条, 野草、野花把路的两边和沟沟坎坎遮掩得严严实实, 串串细碎的枣花挂满枣树的指头, 白色的洋槐花、梨花散发出诱人的芳香。《春雨》

(3) 梨花盛开的季节, 远远看去, 村外是一望无际碧绿的麦田, 村庄是雪一样的白色。微风吹动梨花, 青屋茅舍时隐时现。《梨花村》

冯俊科小说中由于是描写童年故乡的农村往事, 在描写中作者经常运用许多颜色词来展现他无忧无虑的童年回忆, 也通过这些颜色词向读者建构了一个生动的童年世界。例 (1) 作者连用“黄澄澄”、“红通通”、“白生生”等多个叠音的描写颜色的词汇, 展现了农村秋收时节各种农作物丰收的生动景象。例 (2) 描写了春雨过后, 万物复苏, 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例 (3) 则展现了梨花村梨花开时的美景, 白色的梨花与青色的庄稼相互衬托, 通过“像雪一样白的村庄”和“一望无际碧绿的麦田”使读者仿佛身临其境。

(四) 摹声逼真, 灵动活泼

在散文集中作者充分运用象声词的拟声功能, 在视觉之外充分调动读者的听觉, 视听结合, 使读者能真切感受到美好的乡村生活。和作者对乡村的真切情感。

(1) 黄浊浊的一坑水浸泡着芦苇, 芦苇开始“咔擦”、“咔擦”拔节。坑边的野麻、野葵和荒草疯长。几天过后, 坑中便热闹起来。“吭啊、吭啊”的蛤蟆叫声, “咯咕、咯咕”的青蛙叫声, “叽叽、叽叽”的水鸟叫声, 汇成没完没了的乡村交响乐, 把整个村子吵闹得不得安宁。《荒草》

(2) 大殿上的老日本发现了没名, “噼啪噼啪”地向他放枪, 子弹“扑哧扑哧”直往他周围的地上钻, 溅起朵朵土花。《没名烈士》

例 (1) 作者运用了大量的拟声词, 形容芦苇拔节的声音是“咔擦咔擦”蛤蟆的叫声是“吭啊、吭啊”, 而青蛙的则是“咯咕、咯咕”, 还有水鸟的叽叽声, 各种动物的叫声交织在一起, 一幅农村生意盎然的景象顿时浮现眼前。例 (2) 作者用“噼啪噼啪”来形容日本人向没名放枪的声音, 用“扑哧扑哧”形容子弹打到土地上的声音, 既形象贴切, 又营造出一种紧迫之感。

(五) 比喻比拟, 妙趣天然

冯俊科善于于行文间穿插各类辞格, 错落有致, 充分调动辞格的修辞作用, 描写生动有趣的同时使读者仿佛身临其境。

(1) 父亲时值血气方刚的年龄, 但他从来都是不积极也不反对, 不出头也不落后, 不唱高调也不唱反调, 像一只驯服的羊, 裹在羊群里, 任凭牧羊人赶来赶去。《骄阳下的父亲》

(2) 他拉着被煤染黑的架子车, 在暮色中匆匆行走, 像一片移动的黑云。《哥哥上大学》

(3) 造反派们像蝗虫吃秋一样, 轰的一声向后门飞去。《儿子》

例 (1) 将父亲比喻为驯服的羊, 羊是农村中最常见到的牲畜, 它比牛或马都更为温顺, 将父亲比喻为被驯服的羊, 一个是农村里普通的农民, 一个是农村常见的牲畜, 这样的比喻不仅朴实, 且形象生动, 将一个平凡的, 老实巴交的农村庄稼汉形象跃然纸上。例 (2) 中的他指的是哥哥, 当时哥哥高中毕业后去县化肥厂做拉煤工, 又在傍晚才回家, 作者将暮色中匆匆归家的哥哥比喻作黑色的云, 既显示出哥哥由于全身都沾满煤屑, 一身漆黑, 又写出哥哥形色匆匆的特点像一朵云一般飘忽。同时黑的的云也给人压抑的感受, 贴合当时哥哥的心理状态。当时村里人议论父母省吃俭用供哥哥上学, 但哥哥最后回来当个拉煤的, 说上学无用, 在这样地环境下, 哥哥心理委屈压抑, 却又无从诉说。例 (3) 作者将造反派比喻为“蝗虫”蝗虫是村里人最为熟悉的害虫, 成群结队的吃庄稼, 作者把造反派比喻为“蝗虫”既表达出了自己对造反派的喜恶, 又形象的写出了当时造反派成群结队, 聚众生事的特点。比喻活泼生动而有谐趣。

三、句式多变、情感真挚

(一) 句式多变

冯俊科先生的散文常常根据表达的需要, 灵活运用各种句式, 在他的散文中, 无论是陈述句、感叹句、反问句还是长句、短句、散句、整句都广泛使用, 运用贴切, 生动自然, 如:

(1) 他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清醒时大声说话, 像没病一样;迷糊时闭眼睡觉, 一声不吭。《魂归自然》

(2) 烈火向四处蔓延, 吞噬着地里的玉米。《燃烧的玉米地》

(3) 大河、清沟两岸和村子里, 长着许多梨树, 有高大粗壮的, 有低矮细嫩的, 有嫁接过的, 也有没嫁接过的, 有能结出大梨的, 也有的在开花后, 只能结出一簇一簇像小珠子似的杜梨。《梨花村》

例 (1) 是个整句, 运用结构长短相同的句式, 极其逼真的描绘出外祖父垂老病重时的状态, 使读者也能感受到作者当时对生命流逝的无可奈何和对外祖父的爱与思念。例 (2) 作者运用一个短句, 描述了林八爷在玉米地中自杀, 寥寥数语描绘出燃烧着的玉米地, 而时代也如大火般吞噬着善良的人。例 (3) 是形容梨花村的景色, 作者巧妙的运用了紧句, 一口气读来, 读者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出一个完整的梨花村的景象。

(二) 情感真挚

“人们通常之所以习惯把散文又称作“抒情散文”, 那实在是因为“情”乃散文之命脉、之灵魂。散文之叙事、记人、说理, 亦无不是旨在写作者主观之情, 处处渗透着感情的分子。”[4]在我们读散文时, 常常看到一些像“沙粒”一般普通、微小的事物, 到了散文家笔下却熠熠生辉, 妙不可言。如冯俊科的《村烟》描写的不过是农村极普通的村烟, 但作者笔下的村烟却变成是他对故乡最难忘的景观。《村烟》里通过对四季里村烟不同的形态景色描写, 勾勒出来一幅诗意盎然的景象, 在字里行间挥散不去的是对故乡深切的眷恋。由于作者运用平实的叙述和朴素的语言表达了真挚的感情, 使得读者感觉到亲近, 如临其境。

刘勰在《文心雕龙·情采篇》中提到:“故为情者要约而写真, 为文者淫丽而烦滥。”[5]主张为情而造文而非为文而造情。在散文《写在墙上的思念》中, 作者借由回乡料理父亲的丧事发现父亲写在墙上的画, 而引出对父亲的思念和深切的爱, 由事而抒情, 作者用朴实的语言, 平淡的叙述, 而感情的表达又是先由儿子看到墙上父亲留下的字表现了父亲对儿子深切的爱与担忧转到了作者回忆离家前一天父亲双眼发红、双手发抖的拿给我了家里积攒多年的钱和粮票, 直至最后临行前父亲含泪恳请首长照顾教育我。情感的铺陈由浅入胜, 篇中随处可见的是朴素的老父亲对孩子最朴实而又最深切的爱, 引起读者强烈的情感共鸣, 无不潸然泪下。在《悲剧

人物王增》中“谁知十多天之后, 王增在老满家的破羊圈里上吊死了。临死前还留下一张纸条, 上边用铅笔写着:满叔, 下辈子我一定给你当儿子, 请您能让我读书。”作者运用朴实的语句, 没有任何辞藻和修饰的堆砌, 而正是这朴实的语句却给人以雷鸣般的震颤, 透过一个乖巧可爱的少年, 王增的悲剧, 强烈的谴责了时代加诸人身上的罪恶, 以及特殊年代里, 愚昧乡亲对一个无辜生命的戕害。在《水愁》中“然而, 自从村西边建起了化肥厂、南边建起了水泥厂之后, 村里大坑中的水变慢慢干涸了…河堤上的青草开始变黄、变枯、变少、再过几年后便寸草不生了, 水井的消失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的。”追溯乡村过往人与事的同时, 也对当下的乡村现状进行了深层次的反思, 字里行间随处可探淡淡的乡愁, 以及作者对故乡的重重隐忧。

四、结语

由于叙述的都是故乡农村的往事, 因此作者在叙述时通篇采用的都是朴实的语句, 甚少华丽的辞藻, 遣词造句都贴合故乡乡亲的身份, 于朴实中见精细。通篇也大多采用平淡的如讲童话般的口吻, 散文的感情在语言中自然的流淌, 很少受到限制和拘束, 通篇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 也没有哀婉缠绵的深情, 但正是在平淡的口吻下。在朴实自然, 清新灵动的语言中, 萦绕着泥土般的清香, 自然真挚的感情, 对故乡的眷恋, 对乡亲的深情凝视, 以及淡淡的乡愁。冯俊科用清新自然的语言, 朴实淡雅的叙述, 亲切的笔触, 自然真挚的感情, 写出了故乡的百态往事以它朴实无华的韵味绽放出了别样的光彩。也让读者重新领略了作者年少时的故土乡情。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代写Essay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